莎士比亚的力量,其实源自你我——环球剧场 X 朝阳凯文戏剧课堂揭秘

从一个手势开始

 

“大家跟我一起,把手像这样放到这个位置。”Rachel 快速地把手张开,放到了头顶处。孩子们大多不明所以,只是照着做了起来。

“现在,尽量不要碰到他人,请利用这个舞台的空间,走动起来。”

 

 

“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要那样走来走去”,一位孩子课后对我们说,“但Rachel 老师的眼神很坚定,会让人很信任,于是就照着做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感受,是觉得重,还是轻?是觉得有力量,还是觉得轻飘飘?用你的身体感受,这样的你,是庄重、典雅的,还是别的什么样子?”Rachel 认真地问到,她问地如此专注,以至于刚刚走动时略显顽皮的孩子也安静下来,开始思考来自她的问题。

 

 

“我觉得庄重,我感到我的身份是高贵的,但压力很大”,班里的一位女孩子回答道。

“非常好,保持这个手势,说出这句话:‘I request your presents’”,Rachel 的眼神跟发出的声音一样高贵而严肃,孩子们一遍遍的重复这句话,声音从杂乱到整齐,从童稚到庄重,闭上眼,一道君主的命令就这样一遍遍地重复,一遍遍地有力起来。

 

“其实这是利用身体的动作,预先给到孩子一个直观的的感受,比如这个手势,是对王冠的模仿,但不同于直接戴上王冠,做出动作并配合这个动作的来回行走,给到身体的感受其实更广泛,像那个女孩感知到的‘压力’这一层,很精确,也很奇妙。”课后,Rachel给我们解释道。

 

 

“是戏剧找到了我”

 

课后的Rachel 并未失掉舞台上的活力,她总是认真地看你,认真的给出回应。在谈到为什么爱上戏剧并将戏剧作为一生的事业时,她说:“我总是对各式各样的人感到好奇,我好奇他们的情绪、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爱情。在戏剧中,我可以成为他人,我有了搞清楚一个人物处境的必要性。在一出戏里,我还有机会跟不同年龄的人合作,一起完成这个作品,一起把这个果实端送到观众面前,这令我着迷。”

 

 

Rachel 还谈到了她14岁时的戏剧老师,“他很风趣,充满启发性,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作为戏剧演员的幸福和种种可能性,并在当时就认定了自己想要选择的道路。”

 

Tas 和戏剧的相遇则更曲折,也更“戏剧”,在父母的要求下,Tas 作为标准的理科学生毕业,“我的父母认为那才是好的道路,才是实用的学科,我也完成了那些学习,人生好像可以就这样继续下去。”机缘巧合,Tas 旅行到了澳大利亚。

 

“我那段日子几乎每天都在想,人生会如何展开。而在澳大利亚,戏剧找到了我。就像Rachel 一样,我喜欢观察人,也热衷于人和人之间的故事。在戏剧中,我感受到了我的热情所在,那一刻我感到了幸福,而戏剧恰好也可以让我把这样的热情和幸福传递给他人。”

 

 

这样的经历使得Tas 在审视和理解当前的生活时,也有了不同的视角:“戏剧带给人的东西,是必要的,很多时候,定量的分析和看似科学的设计充斥了我们的生活,而很多东西,科学是无法告诉你的。”

 

Tas 在课堂中的责任,是承接Rachel带给孩子的针对每个角色的感受,带领大家一起摸索角色间的联系和变化,去探索故事的进程和“冲突”的产生。

 

“你是Duncan,你是一个好国王。你的名字是Macbeth,是位骁勇善战的将军。Macbeth,请你看向国王,记住,他是你的国王,是位好国王”,扮演Macbeth 的孩子单膝跪地,展示了自己的臣服,但这种状态又很快被打破,Tas 正视着扮演麦克白的孩子,“有人告诉你,你才是国王,你才配做国王,你会是最后的国王。说这话的人是女巫,是可以预知未来的人,单膝跪地的你现在心里怎么想?”

 

 

“那一刻他会想很多,这是一个抽离的状态。我们借由戏剧,成为故事中的角色,短暂的成为他人,设身处地,感受他人的快乐和痛苦,感受故事的发生和身处其间的每一个人的动机。这种机会并不常有,但十分必要,所谓同理心,就是来自于身为‘他者’的想象,这并不只是为他人的考虑,而更是对人性的体察。”

 

 

“莎士比亚的力量,其实源自你我”

 

“提到戏剧,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莎士比亚,这是莎剧的影响力”,作为莎士比亚环球剧场的演员,Rachel 说到这里不无自豪,“莎剧的影响是全球性的,但这种影响力广泛的原因,其实来自于你我,来自于我们的生活。就拿我们这节课教授的《麦克白》来说,我们可以从中读到野心,可以看到爱,看到许许多多人类在生活中共有的情感。”

 

 

Tas 也如此认为:“人性才是莎剧的核心。在历史上,在新闻里,在生活中,我们都能发现莎剧中情节的变形。正如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同的文化语境里,人们会根据当地的习俗和文化倾向去对莎剧做出不同的改编,尽管语言不同、场景不同,但莎剧的核心是不变的。这也是戏剧的魅力——人可以在戏剧中看到别人,理解别人,也可以看到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达到与自己的和解。”

 

通常我们可能会觉得,戏剧教育只是锻炼了孩子的表达能力和舞台表现。但正如Rachel 和Tas 所说,不管是批判性思维,还是沟通以及团队协作的能力,都可以在一个戏剧从无到有的创作过程中得到锻炼。“我们在一出戏的排演中,要理解自己扮演的国王,也要理解别人扮演的马车夫,当自己扮演的国王变成阶下囚,你要揣摩自身和周遭的大大小小的变化。我们不断感知人类的痛和爱,感知很多不可量化的情感和力量”,Tas 如此说道。

 

“这是个梦幻的戏剧教育空间”

 

作为毫无争议的莎剧代表,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场自1599年成立,并在1997年重建。历史悠久的它在戏剧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厚重的笔墨,在不断对莎翁戏剧推陈出新之外,莎士比亚环球剧场也一直致力于戏剧教育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

 

 

而重视艺术教育的朝阳凯文学校,也在Omar、Che 等优秀戏剧老师的带领下,推出了诸如《高墙之后(Behind the wall)》、《暴风雨之夜(Once upon a stormy night)》等朝阳凯文校本剧(注:凯文校本剧,是凯文戏剧教师们在一系列童话故事的基础之上开发出的全新故事)。注重全人教育的国际学校和注重戏剧传播的国际优质文化资源的相遇也就成为了此次两位戏剧大师朝阳凯文之旅的背景。

 

本次凯文国际学校和莎士比亚环球剧场的合作中,G6-G8年级的学生们也将会在两位老师的的指导下,创作一部独具凯文特色的校本剧,从英文剧本创作到戏剧表演表达,全环节的接受最纯正的戏剧教学。除此之外,从地理课到英文课,多学科也都在这期间针对莎士比亚这一文化主题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创新课程,让朝阳凯文的孩子们得以从多学科多角度对莎士比亚相关的知识进行理解和把握。

 

“戏剧课堂上,最有意思的是发现更多孩子的不同点。我们试图建立一个没有对错判断的空间,不去用太多规则限制孩子。一些在日常课堂上可能表现不好的孩子,当他们与戏剧相遇,常常也会表现出让人兴奋的天赋。开始或许只是觉得好玩,但随着课程的进行,我们会开始给孩子设置一些挑战。在这些挑战中,你能看到孩子的思考,那是不同于他们日常状态的另一种真实,而很多孩子也就在这种思考中摸到了戏剧的门道。”Tas 说道。

 

而对于Rachel,由戏剧老师将她带上莎剧道路的经历让她对于戏剧教育有了更深的感悟:“好的老师是可以发现孩子的内在,并拥抱这种内在的。这种发现也常可以给我自己带来惊喜”,她回忆起自己在伦敦郊区一所特殊学校的支教经历:“他们很多是无法说话的,开始的时候,整个课堂很安静,大家都很难融入。”

 

但没有化不开的冰,眼神、肢体和热情是可以被感知的,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慢慢参与进来。“临近结束的一天,我看到一个学生,在认真的表演,并努力地发出声音,他甚至无法发出一个单词,但努力在发声,我将永远记得那个画面。”

 

而谈及近两个周来在朝阳凯文的教学,Rachel 最惊讶的地方是这里孩子的英语水平和文化积淀,“朝阳凯文是一个梦幻的戏剧教育空间,当我们用英语讲课,不管是常规的交流还是400年前的古英语台词,孩子们都能最快的理解和掌握。语言的顺畅也抹平了跨文化教育中最大的鸿沟。也正因为如此,在异国他乡的旅途中,凯文孩子的课堂对我们来说也更像一个家。”

 

Tas 补充道:“没错,这对我们的课堂效率和效果提升了太多。我们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课堂细节的把控。看着孩子们随着课堂感受到戏剧的力量,我会想起自己当年爱上戏剧的那些时刻,这真的很幸福。”

 

 

Tas 和 Rachel 满满当当的三周课表

 

下课铃声已经响起,Tas 还在跟孩子们讨论忠诚、讨论爱。孩子们并无急于下课的骚动,而下一节课班级的孩子,也开始陆续走进了大剧场。在朝阳凯文的三周内,为了孩子们更多的接触纯正的莎剧戏剧课堂, Tas 和Rachel 的课表被安排的很满,谈到这个,Tas 笑了笑,“我爱戏剧,不觉得累。”

 

 

采访:韩丹 琪琪  王也

拍摄:艾笛 王也

撰稿:王也

 

 

Close